两岸相关单位已表示

 {dede:global.cfg_indexname function=strToU(@me)/}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9-11 00:48

  笔者的学生参观了美国6所名校,当地导游并不讲解,所以只是看看建筑。而好友女儿虽然只参观了美国的3所高校,但是5天的插班上课,可以在玩中学、在玩中体验美国学生的学习生活,顺便锻炼一下英语。当然了,两种形式都免不了购物环节的安排。[全文]

  在全世界都敞开大门欢迎中国游客的情况下,在区域内旅游竞争越来越激烈的背景下,笔者认为香港不仅不能再出现负面新闻“赶客”的情况,为了处理好外地游客与本土居民之间的关系,还应进一步完善旅游产品布局、不断提升旅游行业的竞争力。[全文]

  2019年是中美建交40周年,双方首脑刚在1月1日互致贺信,美国国务院没过两天便发布了针对中国的新一轮旅游警告,预警层级为“第二级”。贸易摩擦的阴云仍在,美国又在此时发布旅游警告,着实让人觉得尴尬。[全文]

  入境免签制度实施以后,邮轮团的日本免签观光上陆许可证(电子材料)仅需游客提供身份证明、申请表格等材料。游客登船时,护照被邮轮工作人员收掉,下船前一天在邮轮上取回。但是,即使这样的严防死守也难保百密一疏。[全文]

  近日,微信上一篇题为《震惊!诺唯真退出中国市场》的帖子以10万+的点击率,引发了业界热议。文章的意思很直白:诺唯真喜悦号之所以退出中国市场,是因为中国游客的素质不高,在享受自助餐服务的过程中尤其“吃相难看”。[全文]

  从旅游局的官方统计数据来看,每年中国入境人数是五六千万。但这数字不太准确,因为近一半人主要是香港人、台湾人,他们每天过关去内地工作,不是旅游人口。如果把这些去掉,真正到中国旅游的外国人实际上不到三千万,而且很多年都没什么增长。[全文]

  又到八月十五日,日本战败纪念日。每当这一天,蠢蠢欲动的日本右翼都会把靖国神社当成他们的“水陆道场”。去日本的中国游客若想在东瀛了解日本右翼的精神内核,可否去靖国神社一观?[全文]

  2005年至2015年,中国入境游客数量年均仅增长1%,且其中八成来自港澳台地区。中国怎么了,五千年的历史文明,四通八达的高铁网,不断提高的国际地位,这些都不能吸引更多的外国朋友来中国看看吗?[全文]

  世界有三极,到目前为止北极点是相对来说比较容易抵达的地方。 全世界能抵达极点的破冰船,向普通人开放的只有俄罗斯的核动力破冰船“五十年胜利号”。几年前,中国被批准为北极理事会正式观察员国,在我们在通往星辰大海的征途中,北极应该是其中的一站。[全文]

  2016年韩国商品出口总金额4954.26亿美元,中国就占了1244.33亿美元,比例达四分之一,是韩国第一大贸易伙伴。中韩关系一旦发生变化,开始对韩制裁,韩国的这些利益都将化作泡影,更重要的是中国完全有能力承受自己的损失。[全文]

  2015年中国出境游人次达1.2亿,消费近2000亿美元。80后、90后游客约占中国出境游客总数的一半,境外开销则占总额的三分之二。反观美国“千禧一代”则被贷款压得喘不过气来。这是为什么?[全文]

  19日下午,台湾桃园发生游览车起火事故,造成24名大陆游客不幸身亡。两岸相关单位已表示,积极处理善后,尽快安排罹难家属赴台。台湾网友也质疑,比起南来北往的客运,陆客团的比例应该相对较少,竟然反而出事率较高。这是为什么呢?[全文]

  这件事让我想起初到英国时的遭遇。有次去一家保健品店买手霜,放在货架最外面的是试用装,我试了一下觉得不错,就从货架里面拿了一只。结账时一个女店员冲过来很粗鲁地告诉我,她看见我用的不是试用装,要求我把两只手霜都买下来。她不听我的解释,一直辱骂我。[全文]

  美国《外交政策》杂志这样定义“土豪”:“土”意味着土气和粗野,“豪”意味着奢华霸气。人人都想和他们成为朋友,却没人真喜欢他们。有人担心“土豪”一词会给中国带来负面影响。然而也有观点认为,“土豪”一词因其带有讽刺、自嘲的意味,改变了中国人拘谨、刻板的僵化形象。[全文]

  如今,无论日本人愿不愿意,都得过中国的国庆和春节了——春节期间,东京各大商圈的“恭贺新春”字样和标识,再次证明了这一点。然而大多数指望中国客人大驾光临的日本商铺,并不懂得如何才能真正让自己在“日本购物必买TOP20”中占有一席之地。[全文]

  中国女游客在泰国蛇园亲蛇不成反被咬的事件引起关注。东南亚旅游市场最容易满足出境游三大关键:签证、时间、钱。但近年来中国游客出境游的意外事件也时有发生,在此就聊聊这些年和东南亚旅游的事情。毕竟,本世纪初的“新马泰”一线成为经典。[全文]

  日喀则市定日县位于西藏西南边陲,地处喜马拉雅山北麓珠峰脚下,平均海拔达5000米。地广人稀的定日让我回想起4年前在甘肃西北小县城工作的日子,而大高原和戈壁滩的风味截然不同。如果说创下九项世界之最的青藏铁路是一条“天路”的话,曲宗公路则是“天梯”。[全文]

 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,我根本无法想象中国大妈的战斗力已经到了何等惊人的程度。6月上旬我带着爸妈去欧洲玩——因为重点是玩,不是买买买,所以特意避开了折扣季。但团里的大爷大妈们才不管是不是折扣季呢,出手一样那么豪爽,随便去个店里刷掉1000欧元,眼皮都不眨一下。[全文]

  春节期间,我也凑热闹去了次日本。东京的繁华地段,到处都能听到汉语对话,再加上胸前有五星红旗的导购员,全程就像到了一个当地人都讲听不懂的方言的中国城市。日本的自卫队存在感较弱,至少我在东京没看到一辆军车。电视里倒是反复说ISIS杀害日本人有多可恶,宣传自卫队应该海外派兵。[全文]

  春节假期,击哥去日本玩了一星期,在东京逛了三家百货公司。在秋叶原的店里,才见到一位能讲中文的导购,看到一位在掏钱买马桶盖的阿姨,是领着两个儿女来寒假旅游的台湾同胞。所以回国后,被媒体上日本马桶盖被买脱销的新闻给震惊了。[全文]

  随着经济水平提高,越来越多中国人选择将旅游作为一种生活方式。中产阶级的游乐趣味迅速膨胀,带动世界旅游业繁荣发展。然而这样的发展却让各国感到尴尬,外国人最为皱眉的是中国游客“素质”问题。大声喧哗、随意拍照,这自然存在部分“素质”问题,但别忘了交织其中的文化冲突、社会发展阶段,这些更为复杂的问题若用“素质”一言以蔽之,难免偏颇。“素质”本是人群间互相调和的最佳相处状态,需要时间去妥协,岂能一日建构而成。